/

  ??

  华威申报的量子通讯项目中,涉及的人员不仅有华威自己的核心五人团队,更有盘古科技的核心三人团队。

  这8人在萧铭科技目录的帮助下依然成为量子物理和全球通讯行业的专家。

  量子通讯的应用的确去年和今年的一件大事,盘古科技和华威团队联合的项目已经在国内和国外获得多个知名大奖,也被夏国相关部门评委二十一世纪工业科技大奖。

  在年初,量子力学在量子通讯上的成功应用,还被不少转专家团队推到诺奖组委会那里,只是因为萧铭没有关注这件事,再加上夏国的量子通讯和西方的通信公司有利益冲突,因此这件事被不了了之。

  这些事情就足以说明,量子通讯本身就有足够的实力去竞争盘古奖。

  在萧铭的授意下,盘古科技旗下的所有科研项目都不再角逐盘古奖,因此华威报送的项目成为获奖热门。

  此外,夏国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项目、夏国人造太阳”实验的核聚变装置、夏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的人脑图谱等多项夏国最先进的科技业在角逐盘古奖。其余还有例如反物质反超氦(反氦-4)等多项多项国外实验室的卓越成就也申报角逐盘古奖。

  这里的许多参选队伍和个人是原本被今年的诺贝尔将提名,但是他们放弃了角逐诺贝尔的机会,选择了盘古奖。

  这些消息在西方引起了轰动。

  居然有西方科学家放弃了诺奖而选择盘古奖,让诺奖的评委都相当尴尬。

  对此现象,有科技界的人就评论道:“比起老态龙钟诺贝尔奖,盘古奖就要年轻的多。”

  放弃诺奖参选盘古奖的某欧洲科学家说道:“我们放弃诺奖除了看中盘古奖的奖金以外,还有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盘古奖基金,可以让我们拥有更多的资金进行研究,一个就是盘古科技本身,诺贝尔奖仅仅是一个荣誉,但是盘古奖意味着一个完整的科技体系。意味着我们的研发可以融入盘古科技打造的科技体系。”

  随着盘古科技在各个领域发力,盘古科技体系已经被越来越多的科研工作者所看重。

  能够融入盘古科技体系,意味着自己的成果可以落地,可以变现。

  盘古奖在科技界引起的重大反响让萧铭很满意,他将第一届盘古奖评选的所有任务交代给评委会组长徐利民。

  萧铭则需要去一趟南安非,高思绮那边的实验进度比想象的要快——何语初真正的诞生了。

  南安非,长途的旅行并没有让萧铭感到疲惫。

  在盘古科技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华人来到南安非开普敦地区工作、就业甚至安家。

  开普敦有许多街区目前就像是江城的翻版,江城常见的小吃在这里也能够看到。

  因为盘古科技为开普敦地区带来了很多收入——盘古科技园区的产值和全球最大垃圾处理中心的产值超过了一些小国一年的GDP。

  盘古科技也为当地带来了足够多的工作岗位,因此开普度地区的市民对夏国人非常友好。

  按照南安非当局的统计,2022年开普特的GDP增长率达到了15%,位居非洲第一,受到开普敦经济增长的带动,南安非去年成为了非洲经济增长率和经济增长总量最多的国家,再次座上了非洲经济王座的位置。

  从机场到盘古科技南安非总部一路畅通,萧铭的车队还有当地管理机构专车开道,这就是超国民待遇。

  婉拒了开普敦地区管理者晚宴的邀请,萧铭直接前往总部生命科学实验室。

  高思绮在实验室门口耐心着等待着萧铭,见到萧铭后立刻介绍现在的情况。

  “何语初进入生长期了。”

  进入生长期类似于婴儿出生拥有稳定的生命特征,意味着何语初在医学意义上拥有生命了。

  “这里做了吗?”萧铭指了指头。

  高思绮肯定的答复道:“一个月前完成了手术,只是在小初的建议下,我们修改了手术的内容。”

  “我们保留了何语初的全部大脑,在大脑的中部嵌入了芯片。目前我们通过基因抑制的手段抑制的大脑思维的形成和对神经系统的控制,一切控制权交给芯片。这

  保留大脑是为了今后做准备,要是我们有办法构建大脑的思维,那么我们会拔出芯片,将大脑思维和超级小初相连接,启用大脑停用芯片。”

  何语初的“本生”大脑必须被抑制思维表达,否者随着发育的进行和外界环境的刺激,她会形成自己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维,那个时候的何语初就真的和小初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去看看。”萧铭说道。

  实验室的内部,依旧是在两米高的玻璃容器之中,体长90公分的何语初在飞速发育着。

  萧铭甚至能够隔着玻璃器皿看到何语初的五官——清秀可爱。

  此时,因为大脑被“封印”,芯片没有启动,所以何语初只有本能的条件反射。

  她看到萧铭和高思绮后,露出开心的笑容,手舞足蹈在溶液中抓拿着。

  “类似于小孩子两岁时候的身体指标。”高思绮说道:“如果我们是设定到十五岁的年纪,那么在今年八月左右就能够达成,进度比我们想象的快一点。”

  实验室激发基因表达和身体时要掌握身体指标的平衡,所以需要相当小心。

  高思绮基于这种考虑把何语初的生长周期定为半年,目前情况非常好,所以生长周期的时间也在缩短。

  “小初,你什么感觉。”萧铭问道。

  超级小初的声音传来,“我就想很安静地看着她。”

  看着小初充满溺爱的语气,萧铭哑然失笑。

  项目在进行着,包括萧铭在内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这是道德伦理和法律的适应过程。

  科技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能站在现在的眼光去看它,而是要立足于未来。就像当初的试管婴儿技术不被接受一样。

  高思绮说道:“其实我很看好这个项目,毕竟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家庭因为各种愿意不能有自己的孩子,现代社会也有很多女性希望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不想自己生孩子。”

  “其实在咱们实验室内部,有些员工都在问,是否能够将这项技术向试管婴儿一样推向市场。”

  包括夏国在内,生育率低下等问题困扰着大家,南安非的项目未尝不是解决的办法。

  萧铭创造何语初也是为未来盘古科技更加宏伟的计划做准备——星际移民。

欢迎大家访问:面包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mbxiaoshuo.com/book/21178/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