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骤然听到这个说法的钱老板,胖胖的圆脸不由脸色大变,事实上他确实是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接到过大长老的命令了。

  这位钱老板虽然不是圣医盟明面上的所属之人,但他对那位大长老却是忠心耿耿,甚至是为其豁出这一条性命也是在所不惜。

  正是因为如此,大长老才在和盟主魏歧商议之后,将这条通往圣医殿的秘道入口,设在了听药居的深处,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绝对的信任。

  “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那日你已经看到陆树风那两个家伙是如何嚣张了,老师他们危在旦夕,若是再不施以援手,我圣医盟危矣!”

  宁书佑可不会在这个时候拖延时间,而且他所说也是事实,如今的圣医盟风雨飘摇,若是任由这样发展下去,莫说是圣医盟了,心毒宗也难以幸免。

  “宁少爷,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就算是你们两个能进去圣医殿,又能起什么大用?”

  老钱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他奉了大长老之命守在这里,若是谁过来都能进入秘道,那他这个镇守者的责任何在?

  “我……”

  钱老板的这一句问话,让得宁书佑有些语塞,因为对方所问极有道理,哪怕是身旁的云笑,满打满算也不过是洞幽境后期罢了,又能对那些至圣境强者造成什么威胁呢?

  “说那么多干嘛,咱们自己找就是了!”

  云笑听得老大不耐烦,而且他也知道若是讲道理的话,这看似精明的老钱恐怕能和你讲上三天三夜,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哼,小子大言不惭,就凭你也能找得到秘道入口?”

  闻言老钱看起来也没有太过生气,却是激起了他的一抹骄傲之心,听得他冷哼一声,小眼之中散发出浓浓的自信。

  要知道这听药居是那位圣医盟大长老亲手所建,当时就算老钱就站在旁边,很多东西都是看到了也想不透。

  因为那位圣医盟的大长老,不仅是圣阶高级的炼脉师,更是一位圣阶高级的阵法师,听药居深处的密道入口,就隐藏在一座幻阵之中。

  如果不是后来大长老给了老钱阵图,手把手教其如何解封大阵,恐怕他就算是镇守这里千年,也未必能找到那个密道入口。

  眼前这灰衣小子不知道什么来头,但看其比宁书佑小得多的年纪,就知道最多也就十七八岁,哪怕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又能修炼到什么高阶层次了?

  那密道入口的幻阵,用是阵法一道和炼脉之术的配合,普通单一的阵法师或是炼脉师,都休想找到其真正的入口,最大的可能,还是将自己给陷进去。

  “如果我能找到,那你就不再多说什么如何?”

  云笑可不会来管这老钱的不屑之言,而是趁此机会斜瞥了这位听药居的老板一眼,暗道这家伙对自己如此自信,说不定就会受此一激。

  事实上老钱并不是鲁莽之辈,要不然也不会被大长老派来镇守这最重要的密道入口了,但此时此刻,他又对大长老极其自信,丝毫没有认为这灰衣小子真能找到入口。

  “要是你能找到,那我就算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钱老板眯着的小眼之中精光一闪,让得一旁的宁书佑不由眉头微皱,暗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老钱还如此谨慎,那可是会耽误大事的。

  但对方的行事,又让宁书佑说不出什么话来,自己只不过是圣医盟年轻一辈的天才,在盟内并未担任什么职务,对这老钱更没有什么震慑力了。

  要知道这可是圣医盟最重要的一条秘道,那是在圣医盟总部危在旦夕之时,能保存盟内火种的一条生路,怎么可能轻易让人踏入呢?

  一般来说,也只有圣医盟盟主和大长老亲自颁下命令,才能让钱老板俯首听命,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让他百分百信任。

  不过钱老板之所以能答应云笑的请求,一来是因为他知道那门幻阵没人能破得了;二来如果这少年真的能破阵,那恐怕就是大长老传授过其这一门阵法的要义了。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钱老板都不算失职,不过在他的心中,更倾向于第一种情况,毕竟这灰衣少年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看起来比宁书佑还小了十岁不止。

  “一言为定!”

  云笑并不是个拖泥带水之人,这钱老板若是肯带路自然是好,但对方谨慎行事也没有大错,看来只能是靠自己了。

  云笑知道自己初来乍到,对于圣医盟的人来说脸生得紧,想让这些人相信自己对圣医盟无害,恐怕口水说干了都未必能办得到。

  宁书佑和吴剑通之所以相信自己,那是因为自己刚才救了他们的性命,只可惜这两位只是年轻天才而已,对于圣医盟真正的实权掌控,还达不到一定的层次。

  话音落下之后,云笑便是带着宁书佑,在钱老板一脸不屑冷笑的脸色之下,朝着听药居的深处走去,看起来没有半点的犹豫。

  “咦?这方向倒是没错!”

  看着两个年轻人消失在听药居深处的背影,钱老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色,但也仅此而已,暗道这样的巧合,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当下老钱直接快步跟上,说实话,他还真想看一看那小子出丑的样子。

  自始至终,那个灰衣少年,表现出来的都是一种稳重如妖,这让老钱心头不由生出一抹异样的心思。

  “星月师弟,你有把握吗?”

  跟在云笑身旁的宁书佑,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那跟上来的钱老板,凑到前者的耳边轻声问了一句,为保万无一失,他并没有称呼云笑的真名。

  “现在还不好说,先看看吧!”

  云笑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句,但是这样的答案又怎能让宁书佑满意,当下又将幽怨的目光转到了老钱的身上,充斥着一抹恨铁不成钢。

  这谨慎确实不能说是坏事,但是谨慎过了头,那可是会耽误大事的,若是因为这个时间的耽误,而让圣医盟万劫不复,又有谁会去在意钱老板的谨慎呢?

bet356备用网址  只可惜老钱根本意识不到今日此事的重要性,他还认为是这两个圣医盟年轻天才,不知从哪里听来有一条密道的入口是在听药居,想要来出出风头,吓那些圣医盟长老们一跳呢。

  想到这里,老钱对宁书佑幽怨的目光视而不见,但随着他越来越是深入听药居,其脸上的神色就变得越来越是惊疑不定。

  “这个方向……”

  老钱盯着那灰衣少年领头而走的方向,不由陷入了沉思,因为那个方向确实是密道入口所在之地,单从这一点上来说,至少这第一步并没有走错。

  事实上以云笑的感应能力,早在进入听药居的那一刻,就已经能感应到一丝不同寻常了,这是建立在事实之上的感应,比让他一个人在圣医城中找可要容易得多了。

  既然知道了入口的大致方位,那云笑找起来就不会再走弯路,当他带着宁书佑转过一座假山之时,其脚步倏然一定,让得旁边的圣医盟天才,都有些惊疑不定。

  “怎么了?”

  宁书佑看着前方的一片空地,脸色有些茫然地问声出口,暗道这刚才还脚步匆匆的云笑兄弟,怎么突然之间就不走了呢?

  “到了!”

  云笑完全没有去管身后跟上来的钱老板,也没有管老钱脸上的异样,而是伸出手来指了指前方的空地,吐出两字轻声。

  “到了?”

  宁书佑的口中,也是发出和云笑所发完全相同的两个字,但一个口气下沉,一个尾音上扬,语境却是完全不一样,意义肯定也截然不同。

  因为在宁书佑的眼中,前方明明就是一片空地,地面之上青草殷殷,完全看不出丝毫的异状,难不成密道的入口,是在那草地之下不成?

  虽然说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宁书佑好歹也是一名圣阶低级的医脉师,灵魂感应能力颇为不俗,在他的感应之下,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异状。

  “钱老板,我说得对吗?”

  云笑没有去管宁书佑的疑惑,而是似笑非笑地转过头来,盯着同样有些惊疑的钱老板问声出口,让是后者终于回过神来,全身一个激灵。

  “呵呵!”

  钱老板自然是不会直接回答那就是密道的入口,而这两字笑声,也显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不需要他的答案,云笑已然明白自己所料不错了。

  而在钱老板的心中,此刻却是极其震惊,因为那片青草空地,确实就是密道入口所在之地,要在这偌大的听药居中将之找出来,无疑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更何况因为那座幻阵的关系,外人根本就感应不到这地底之下的异状。

  哪怕是一名圣阶高级的炼脉师前来,如果不是先入为主的话,也只能是在听药居中转来转去,而没有丝毫头绪。

  偏偏这个叫星月的灰衣小子,似乎早就认定了是这个地方,没有丝毫犹豫地就走到了这里,看其言笑殷殷的脸色,钱老板心头忽然升腾起一抹不安的情绪。

  :。:

欢迎大家访问:面包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mbxiaoshuo.com/book/2481/2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