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久久的沉默之后,是孟南乔略微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早几年就想好了,只是父母健在,由不得我任性。”

  之后,家里遇上了变故,她还需要顾虑到小妹。

  她自己一个人拖着这个残败的身子,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可是从小护到大的妹妹还未嫁人。

  她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到了小妹的婚事。

  可是这次的事情,孟南乔也看明白了。

  杜家,终不是良人。

  便是她隐忍,对方也容不下她们姐妹。

  既是如此,她也不怕拼个鱼死网破。

  大不了,她养小妹一辈子。

  左右,已经豁出去了。

  听到孟南乔这样说,再看看她面上看破一切的神情,东姝稍稍松了口气。

  “姐姐且放心,该是咱们的,谁也拿不走,不该是咱们的,咱们也不惦记着,杜家如今这样折腾,也不知道哪天就折腾没了。”东姝心里一直在转,面上却是半分不显。

  孟南乔太虚弱了,这些事情,真不想让她再插手了。

  如今将她的身体养好,才是大事情。

  毕竟这可能是原主的心愿。

  护好姐姐。

  若是孟南乔真出了事儿,东姝才要哭呢。

  “这个是自然。”孟南乔对于东姝的话,十分赞同。

  只是说了太久的话,她是真的累了。

  所以,一句话落下之后,便不再多说,只是坐在那里,盯着地面在瞧。

  看着像是在思考什么。

  东姝也不急着多问,而是安静的陪在一边。

  拖了一把椅子过来,轻轻的帮着孟南乔揉着腿。

  治疗术不动声色的渗入进去,很细小的力量。

  可以加速孟南乔的恢复。

  如今已经服上药了,倒也不怕别人怀疑什么了。

  孟南乔心里在想着事情。

  同时心里还美滋滋的享受着东姝的照顾。

  有妹妹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孟南乔微叹了口气,然后抬起了头“和离之事,若无人撑腰,这杜家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便是咱们手里握着他们家的金贵少爷,怕是也不行,咱们还需要考虑之后离开的问题。”

  孟南乔在思考后路,所以久久不说话。

  东姝对于外界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小时候被姐姐护着,之后是嫡母。

  原主真的就是个被养在深闺的傻白甜,什么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说到退路,东姝心里其实也没想好,要怎么样。

  左右,她在,会护着孟南乔。

  想做什么,还要看看孟南乔的意愿。

  毕竟原主是没意愿的。

  孟南乔的意愿,便是原主的意愿。

  而孟南乔说完之后,又稍稍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再次开口“实在不行,我修书一封去京城,看看能不能请舅舅帮忙,咱们离开之后,也投奔不了别人,要不就投奔外祖家吧。”

  外祖家里

  这个原主记忆里还隐约有些印象的。

  嫡母的娘家确实出自京城。

  不过也是后爬上来的,在京城的底子,估计也不太深。

  嫡母过世的时候,京城倒是来了一个二舅舅。

  原主胆子小,又经历了家里的变故,再加上,又不是嫡母的亲生女儿。

  所以,与这个二舅舅,并没有接触,甚至只是说了一句话。

  对方匆匆来,也匆匆的走,看不出有什么感情之类的。

  而且孟南乔一旦和离,真的投奔了外祖家里,便是带着大量的嫁妆,别人也只当你是无父无母的孤女,过来打秋风的。

  东姝可以理解孟南乔骨子里的傲气。

  可是她如今妥协,估计还是因为原主。

  她自己已经和离,这辈子不出意外,估计就这个样子了。

  可是东姝还没有嫁人。

  孟南乔身为最好的姐姐,自然会为妹妹考虑这些。

  投奔了京城的外祖家里,便可以在京城落脚,就算是再不好嫁。

  可是看在外祖家里的面子,也能寻门不错的婚事。

  只是,孟南乔似乎忘记了。

  身份地位不对等的婚姻,最后终是长久不了。

  两个人都没办法,站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

  又怎么指望着,这是一门好姻缘呢

  就像是她自己如今这样。

  “姐姐,我不想你受委屈。”东姝心里转了几圈明白了之后,忙握上了孟南乔的手,开口的声音细细的,还透着让人心疼的颤抖。

  孟南乔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她放在手心里疼爱的妹妹,她从小护到大的妹妹,她哪里舍得让她一直在别人的府上寄人篱下。

  虽然那是她的外祖家里。

  可是外祖早就已经过世,如今外祖母还在,两个人多年不见,中间信件也极少。

  感情淡泊,过去了,其实与如今的杜府,也没个区别。

  伸手握住了东姝正在给自己揉腿的手,孟南乔手上用了一点力气。

  东姝却并没有感觉到疼。

  只感觉到孟南乔的颤抖。

  她心里明白,可是却并没有一个好的退路。

  而且,京城到底能不能来人,帮着她主持公道,还未可知。

  更何况以后的漫漫前路,又有何人知呢。

  “姐姐,放心的交给我。”看着这样的孟南乔,东姝觉得心里有些闷得慌,还有些难受。

  这是原主的情绪。

  东姝略微带了一点吧。

  对于这种真心的家人,东姝都愿意抱之以善意。

  “北嫣,是姐姐没用,护不住你。”一句话说完,孟南乔红了眼眶。

  东姝轻轻的安抚着她的后背,许久之后,这才起身“我去瞧瞧柴房的两个,一直关着没问题,但是饿死了,就不太好了。”

  孟南乔需要自己平复情绪,东姝并不准备在这里留太久。

  “嗯,自己万事小心。”虽然说那两个人如今已经捆的结实的,但是孟南乔还是不放心。

  狗急还会跳墙,多些防备,总是没问题的。

  “我知道的,姐姐。”东姝握了握孟南乔的手,然后起身去了柴房。

  柴房里的两个人,如今狼狈的很。

  东姝没给吃的,只让春晓给喂了点水。

  这会儿,看着蔫头搭脑的,十分不精神。

  “取些粥来,喂给他们吃。”虽然都是人渣,但是东姝并不准备脏了原主的主。

  所以,并不会直接饿死他们。

  而且杜家琰留着还有用。

欢迎大家访问:面包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mbxiaoshuo.com/book/61172/2755/